【禱文】舊事未過,新年不新

2020年1月5日(聖誕期第二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從歲首到年終都看顧我們的主,在新一年的開始,我們要向祢禱告。願祢的公義行在地上,願祢的慈愛臨到地極。即使在這黑暗權勢充斥的地上,我們仍要讚美祢,因為祢的公義和慈愛永恆不變。

但是,在這地上,黑暗的勢力越發張狂。中共、港共、香港警察的惡已持續超過半年,牠們未見審判,未見懲罰;牠們以暴政和暴力對付抗爭者和市民,已達無惡不作、妖言惑眾的地步。牠們瘋狂動粗濫捕濫告已成常態,顛倒是非黑白、滿口淫詞妄語,更是每日上演。政客們亦不斷鼓動人們無意義地上街,而每次都導致數百人被港共圍捕。上主,對此,我們對祢的禱告不會止息,直到牠們和牠們的後代得著祢的審判、怒火和懲罰。求祢賜下信心,讓我們堅信,正義永遠不會站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和以林鄭月娥為首的港共一邊。我們向牠們及世人宣告,公義在祢,祢必勝過所有地上的權勢。願祢按祢的旨意、公義和恩典而行。

我們亦為鄰國武漢的肺炎疫情傳入香港禱告。上主,十七年前鄰國因隱暪肺炎疫情令香港變成疫埠,我們祈求這些事不要再在香港發生。我們求祢的恩手覆蓋香港,免得香港再被這些疫症侵襲。求祢止住已傳入香港的疫症,仍叫患病者盡快康復。求祢保護醫護人員,讓他們不會染上疫症。至於武漢當地的疫情,願祢按祢的旨意而行。

我們亦為澳洲持續多時的山火禱告。願祢止息這些天災,保護當地的人民,亦叫當地政府妥善救災。願祢叫世人都儆醒,好好愛護祢所賜下大自然的一草一木。

為新一年的世界局勢,我們禱告。美伊或會爆發戰爭,北韓政權蠢蠢欲動,美中即將簽署貿易協議,英國即將脫歐,這些事皆不知會為世界帶來甚麼動力或衝撃,但我們深信一切事情祢都看在眼裏,願祢按祢的旨意而行。

在新的一年,一切都不新,因為我們知道舊事仍會繼續,惡事仍會每日發生,黑暗的政權仍會每天做出敵對祢、背離祢的事,中共和港共仍會繼續施暴,教會仍繼續安於現狀,或無事可作,更甚者或會受政權欺壓。

上主啊,求祢賜我們恩典,安詳接受不能改變的事;激我們熱心,勇敢改變可以改變的事;贈我們慧劍,能夠分辨接受還是改變。求祢讓我們每天實在過活,時刻安然享受;讓我們在艱困的路上,內心不失平安;讓我們像祢一樣,接納這罪孽的世界;讓我們信任你,萬物萬事會因祢變成美善。

但願我們順服祢的旨意,好叫我們在磨難的日子仍能心存善念和喜樂,來世更與你同享極樂。阿們。

撰文:法師
圖:網絡

【禱文】美港同行,應當感恩

2019年12月1日(將臨期第一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公義慈愛,施行審判的上主:

香港持續五個多月的抗爭終有緩和之勢,然而對香港來說,公義並沒有得申張,中共和港共作的惡仍未得審判,反之一眾抗爭者早就給政權未審先判了。我們繼續香港的局勢禱告。

為美國一直與香港同行感恩。美國不單口說支持香港,更以通過及簽署人權法案作為行動支持香港,為此我們向祢感恩。因著中共的惡,我們求祢繼續動手,讓其他西方國家一同加入制裁中共。

為一眾遭害的前線抗爭者,我們禱告,求祢施恩給他們,賜他們平安。他們付出了時間和鮮血,卻換取了政權的殘暴對待和政客的離棄和出賣。我們求祢看顧他們,保守他們,免遭政權的禍害,更開他們的眼,看清誰是他們真正的同路人,誰是出賣他們的政棍。

為中共、港共和香港警察,因著他們一直以來的惡,我們繼續求祢的審判和咒詛。牠們不配得祢任何憐憫和恩典,因為牠們堅決地離棄祢。

為一眾口說支持香港卻不斷出賣抗爭者的政客和其支持者,我們禱告,求祢審判。由中大理大兩役,一群政客和支持者不斷呼籲人前去支援「送頭」,置前線抗爭者的安危於不顧,至及後釀成圍城,千人因此被擄,他們卻高呼「血債票償」,他們更千方百計將指正他們的人說成是敵人。上主,這群人的假冒為善,世界罕見,比法利賽人和經學家有過之而無不及。上主,祢當日如何審判和咒詛那群假冒為善的人,願祢今天也怎樣咒詛那群假冒為善的政客和支持者。

除了香港,世界各地仍持續不斷的發生抗爭。近在茂名市,一班市民亦因政權倒行逆施而上街抗爭,他們亦遭中共暴力鎮壓,我們願祢憐憫他們,因他們終親歷這個政權的邪惡 (按:及後當地政府已撤回引起抗爭的計劃,也值得感恩的) 。各國各地的抗爭,也求祢看顧,合乎公義的,求祢施恩幫助,也求祢叫各地政府尊重民意。

願祢幫助我們,讓我們懂得如何在這紛亂的世代,作祢的門徒,如何在「風向」多變的氛圍下,仍能在祢的真理上站得住腳。願祢幫助教會,讓我們懂得如何在這環境與受逼迫的人同行,與受政權迫害和被政客出賣的抗爭者同行。

禱告奉主名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法師

【禱文】抗爭曠日持久,求主拯救

2019年91(聖靈降臨期第十二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上主,香港的抗爭曠日持久,未見出路,求主拯救。

願主親自與至少六位以死明志的烈士同在,接收他們的靈魂。 願主拯救數百被濫捕被俘擄,受盡警察羞辱的義士,當中有受眼傷的,受性羞辱的,亦有不計其數受暴力襲擊的,求祢施恩拯救。

願主報答義士們的辛勞,也保護他們的家人。求主保護有的前線義士免於被捕被擄的危險。

願主保護即將開學的學生。他們有不少比我們站得更前。願祢保護他們,因為香港將來都是他們的。也願祢保護老師,免於政權的白色恐怖,敢於傳揚公義。

願主保護活在活白色恐佈中的企業員工。香港有些企業抵不住政權的打壓,竟在員工間挑起篤灰文化。那些管理層或有其苦衷,但基於祢的公義,我們仍求祢審判這些企業管理層,更審判造成這些事的政權。

願主的審判和咒詛繼續伴著中共、港共、警察和他們的黨羽。他們施暴製亂,滿口謊言,一心要置香港於死地。為昨日港共和警察聯手在各區製造亂局、混入示威者、如721元朗白衣暴徒一樣肆意追打濫捕搭港鐵的市民等等惡事,願祢以他們待人的標準重重報應他們。

願主的公義也不要離開一眾泛民議員和他們的支持者。上主,他們有被政權濫捕者,願祢同為拯救。但亦求祢對他們過去、現在和將來的假冒為善、暗地裏與政權一起賣港的行為一同審判。也求祢打開泛民支持者的眼睛,叫他們看見這群議員在甚麼時候賣港。 願主興起中共、港共、警察和他們黨羽的敵人。上主,縱我們不願被仇恨支配,但我們確信上述那群人都為祢所憎惡。上主,願祢興起他們的敵人對付他們。每當我們得悉那群人損兵折將,已至近日有警察被不知名人士亂刀施斬,我們都欣喜,因為我們深信祢在施行報應。我們亦深信祢對他們施行的報應,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願主拯救香港,解放香港。願主滅去中共、港共、警察和他們的黨羽。願主在這行彰顯祢的公義和榮耀。

阿門。

撰文:法師
圖:網絡

【禱文】政權警察,血腥鎮壓

2019年818(聖靈降臨期第十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慈愛又有公義的上主,我們在祢面前謙卑,求祢垂聽我們的禱告。

八月十一日晚,政權爪牙的警察在多區以暴力血腥鎮壓香港市民,有義務急救員慘被布袋彈擊中眼球致盲,又有警察不顧市民安危,在地鐵站內發射催淚彈,甚至以步槍掃射市民。上主,此等喪心病狂的行徑,我們深信祢看在眼裡,為我們感到悲憤。我們與香港人同喜同悲,為著此等事情憤慨,求上主報應這些黑警的所為,以千萬倍報在其子子孫孫的身上。我們祈求這個殘暴不仁的政權速速倒台,各高官及警察,以及一切冷血嘲笑抗爭者的人,受到祢的烈怒來懲罰。上主,伸冤在祢,求祢報應。

我們更祈求港共及中共政權等魔鬼被祢消滅。他們偽裝成示威者,意圖挑起爭端,甚至肆意抹黑爭取民主自由的鬥士為暴徒,求上主叫出賣人的,同樣受到出賣;抹黑別人的,將來亦同遭抹黑,自父及子,直至三四代。

求祢憐憫一眾受傷及被捕的抗爭者。他們身陷囹圄,更有傳遭受酷刑對待,求祢拯救他們出苦海,又求祢醫治受傷的義士的身心靈,更重要的是求祢醫治一眾支持抗爭的市民的心靈,叫我們從忍耐中生出老練,老練生出盼望,是故能夠堅持下去。我們成功將香港的問題,帶到中美的貿易談判中,求主保守香港,能夠藉此機會,普選立憲,得到真正的自由。因此,我們祈求今後一切的示威活動中,能夠有助全球關注,藉由國際的壓力,去對抗中共這個魔鬼。

主呀,祢的意念高於我的意念,我們不知道祢往後的行事,但我們深信祢愛我們這個地方,求祢叫我們懂得怎樣幫助抗爭者,在亂世之中作鹽作光。 奉聖父聖子及聖靈之名,阿門。

撰文:水
圖:蘋果日報

【禱文】為這城禱告

2019年811(聖靈降臨期第九主日)崇拜公禱禱文

慈愛公義的上主,求你垂聽我們從心而發,為這城的禱告。

上主,逃犯條例的風波已經超過兩個月,專制無能的港共政權仍然無視香港人的訴求,甚至屈枉正直,將因著中美貿易戰以及施政失當的影響訴諸於抗爭者,把他們打成經濟下行的「元兇」。上主,如此的政權已經枉然作為地上的執政者,我們祈求祢親手導回她手中的權力。同時,香港警察已經成為了這不義政權的武器,他們肆無忌憚的拘捕無辜市民,在民居之中施放催淚彈影響生活,部份更是過期含有毒性。上主,我們深明獨立調查委員會不能將他們所作的惡事作出公平的裁決,我們祈求上主的審判臨到他們之中,讓他們所作的惡事報應在他們自己和其家人身上。我們又為到勇敢抗爭的義士禱告,祈求他們在抗爭路上得著平安,不受傷不被捕,回家後能夠得到充份的休息,各大台的一切「散水」陰謀不能得逞。願他們無私的付出得蒙上主讚賞。

上主,過去我們沒有盡力追求真理,以至今天我們恐懼、甚至認為祢不曾活在今天處境之中,認為你不曾在今天處境中施行工作,為此我們必需悔改認罪。近日,不少維穩牧者響應中共呼籲發起聯署聲明,他們不問是非,把一切暴力的責任歸咎抗爭義士,卻隱藏和合理化政權和黑警的暴行,他們或是愚昧、或是別有用心,我們祈求上主明鑒。願一切心懷惡念的人,他們的日子必不長久。

上主,求你繼續堅固我眾信心,得著從祢而來的智慧作該作的事,守護我城。

禱告奉主名求,聖父、聖子和聖靈,唯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撰文:WYH
圖:星島日報

【聲明】以眼還眼,抗爭到底

甦靈教會就2019年8月11日發生在香港各區衝突之聲明

由反修例引發的抗爭運動曠日持久,中共和港共政權聲言要「止暴制亂」,繼續無視自身責任和罪孽,反將所有罪名推在無權無勢,在林鄭月娥口中在香港「沒有份」(No stake in the society) 的抗爭者身上。

單在昨天(8月11日),
北角發生警察縱容「福建幫」挑釁途人及記者;
銅鑼灣警察冒充抗爭者擄走他們;
太古警察近距離向市民開槍並在港鐵站內追打市民
葵芳警察在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
尖沙咀更有市民被警察發射布袋彈致失明

而且,有中國武警混入警察向港人施暴的傳聞更是不絕於耳,雖未有十分確切證據,但越來越多跡象顯示此傳聞非虛。

作為教會,我們的責任是作時代先知,指出世上不公不義。為此,我們有以下聲明:

1. 願上主醫治被警察襲擊而受傷的市民,特別是那位被布袋彈射到眼球的市民。願上主保護被警察擄走的市民。願市民的健康不被催淚毒氣所影響。

2. 強烈譴責作為港共政權馬前卒的警察一切暴行,並繼續求主咒詛他們,將他們手所作的按公義報應他們,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另外,我們必須強調「禍不及家人」並非聖經標準。上帝的審判和咒詛,絕對會禍延家人。

3. 我們繼續支持香港人對抗暴政,包括以武力還擊襲擊市民的警察

4. 我們繼續祈禱,願主消滅中共港共,其爪牙香港警察以及一切支持他們的蒙昧人

願主解放香港。阿門。

圖:Now新聞

【禱文】上主,公義在哪?

2019630(聖靈降臨期第三主日)公禱禱文

上主:

昨天,又有一名大學生以死明志,這是自六月十五日來第二宗。這是一個月內兩宗流血事件。我們哀號,最近的事情實在叫我們不懂反應。我們知道這是他們的抉擇,借此宣告爭取自由之決心。求上主接收他們的靈魂,這些犧牲,一個也嫌多,我們希望我們一同成功,也不願留下一個。主啊,求你安慰他們的家人,安慰在生者,安慰在這抗爭路上的人,因為他們是我們一份子。求主審判流人血的政權,願流人血者,亦遭人流血。祢是公義的,我們堅信祢為此而憤怒,我們祈求祢的公義和國度降臨,求主憐憫。我們又求主審判,那些嘲笑烈士,或是惡意中傷抹黑的人及媒體,求他們報應所應得的。

我們為 G20 峰會禱告。我們知道政權不會容忍抗爭者,在中共與美國達成協議後,恐怕政權的計謀得逞。在將臨的七一,抗爭者的行動將舉步維艱,求主憐憫及保守,叫他們有智慧避開政權的搜捕,以及有周全的策略對抗港共政權。我們知道,政權在國際關注減少之後,必會變本加厲,大舉逼害搜捕抗爭者,我們求主保守,亦求主報應邪惡政權的所作所為。

主啊,眾多抗爭方法都用試了,我們仍然看不到公義臨到,我們都感到疲累。但主啊,求祢幫助我們,叫我們看到盼望,因為抗爭路遙遙,我們滄海一粟,力量微小,但在我們背後的是天上地下的主。求主興起我們,求主使用我們,叫我們在歷史中有作為,在民中作鹽作光,做時代的先知。

阿門。

撰文:水
圖:連登

【禱文】為香港祈願

2019623(聖靈降臨期第二主日)公禱禱文

上主,我們俯伏在祢面前,我們向祢呼求,我們向你認罪。

我們過去貪圖安逸,貪圖繁榮穩定,卻對身邊不公義的惡事置若妄聞。我們一方面對弱勢嚴苛,另一方面卻對執政者、執法者多方縱容。我們見風使舵,沒有緊記祢的命令。我們都沒有為義受逼迫的心志。教會更沒有做好先知的角色,他們只著眼自己的「禾場」,沒有指出社會的不公義、執政者的不是,見證盡失。

凡此種種,我們向祢禱告認罪,求祢憐憫。我們若有未認的罪,也求祢光照。

上主,我們今天所面對的,只是自食惡果。求祢憐憫,求祢拯救。祢子民的禱告,願祢側耳傾聽。

願祢永遠與梁凌杰先生的靈同在,也願祢與他的家人同在,安慰他們。願梁先生的遺願得以達成。

願祢與早前被捕的抗爭者同在,保護他們,賜他們平安。

願祢與一班前線抗爭者同在,特別是一班年輕的抗爭者同在,保護他們,賜他們平安、智慧和勇氣,對抗不義的港共政權。願祢保護他們,免受港共政權所傷。

願祢與一班在後支援的抗爭者和鍵盤戰士同在。願祢的平安、智慧和保護同樣臨到他們。

願抗爭者互相配搭,讓世界都看到香港在發生甚麼事,讓世界都看到港共政權的邪惡和不義。

願祢叫抗爭者時刻儆醒,小心政權,也要小心「大台」。願祢像趕鬼一樣,趕走這些只為收割選票而不顧大局的「大台」。

願祢審判並咒詛以林鄭月娥為首的港共政權。他們過去所作的,祢知道。林鄭月娥的驕傲、她的心硬、她的死性不改,祢都看到。求祢不要掩面不顧她的罪。她既要認祢作主,卻無視己罪,求祢奪出她所有的,求祢將她的名字從生命冊上抹去。願她與港共政權對港人所作的惡事,千萬倍報應在他們的家人身上。

願祢審判並咒詛以盧偉聰為首的「香港警察」。這群人驕傲、粗鄙、以維護法紀之名破壞法紀、畏懼正義、徇私枉法,對抗爭者滿懷惡意、敵視抗爭者、「污糟邋遢」。他們只知在警徽下作威作福,他們配得上一個「群」字。上主,審判在祢,咒詛也在祢。願他們的惡行繼續被公諸於世;願他們以至他們的家人都因「香港警察」而蒙羞;願他們不只受祢的審判,也要受公審;願他們永世不得平安;願祢千萬倍的報應他們,以及他們的後代。

願祢滅去港共,「香港警察」,以及這一切的始作甬者:一個要拆祢十字架的中共。

願祢賜下勇氣與盼望於予港人。香港早已在地獄邊緣徘徊,但因著香港還有一些義人,求祢拯救香港,不要叫香港永墮地獄。

願祢賜予香港一個重生的機會。

誠心所願。

撰文:法師
圖:Now新聞

【講道筆記】繼承烈士遺志

各位弟兄姊妹,各位抗爭路上的同路人。好遺憾今日在街上、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信息,我相信這一刻大家心情都不會好過。當我地努力爭取過後,走上街頭、流過血、流過汗、流過淚、甚至失去生命,換來的只不過係一副傲慢的嘴臉,死不悔改的態度。我們的仇恨,是出於我們對正義、對自由的執著、對香港的愛護;我們傷心,是因為我們珍惜和重視每一個在抗爭路上的戰友。我們的目標其實好簡單,就是平平安安的走出來,平平安安的回去。可惜的是,這個心願,係港共這個殺人政權的管治下,已經變成無可能實現的幻想。

在聖經創世記九章6節中: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清清楚楚,就是你做過什麼,什麼事就報應在你自己身上。創世記作為整本聖經入面較為早成書的經卷,在較早較前的地方就已經將這樣清晰的因果報應記下其實好值得我們深思。為什麼要在一開始之先就要說明呢?因為我們是擁有上帝形象的個體,如果你流人血,傷害人,你是直接衝擊人最重要的價值,你是直接衝擊同傷害上帝的形象。我們的上帝是永恆公義的上帝,暴政的惡行,流人血的罪上帝會親自同佢地算帳,我們就靜心等待,看秈上帝會怎樣為受害受傷者申冤。

因為我們都擁有上帝的形象,每一個人都是寶貴,都是重要。今日我們失去了一位可能連名都不知道是什麼的烈士(後證實烈士為梁凌杰),但他的犧牲肯定不會因為暴政的惡行,和別有用心的傳媒打壓而遭到遺忘。在約翰福音十二章24節說道,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耶穌在這裡當然就是說明要作他的門徒,就要有必死的決心,這樣才能夠喚醒身邊的人。但在極權暴政之下,以死相搏或者相諫,未必是一個可取的做法。但我好肯定,烈士的犧牲已經就如經文所說,結出好多好多子粒來,你望下我們現在處身的環境,千千萬萬的人冒著炎熱天氣走上街頭就可以知道他的犧牲是沒有白費的。

或者我們討論的問題,可能不是應不應該以死去對抗政權,而是當有人已經願意犧牲自己生命的時候,我們這群抗爭路上的倖存者,如何繼續去過我們的每一日。如果我們今日遊行也好、用其他方式抗爭也好,只是為著打個卡,影張相,擺上Instagram呃個like,又或者只是想在媒體面前曝光扑咪,為自己爭取不同的政治本錢的話,那我可以好肯定對大家說,他的死是沒有價值。徐克在1992年的電影作品-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中有一場戲,當孫中山接過由犧牲者陸皓東以性命保存下來的青天白日旗時佢說,「但願朝陽常照我土,莫忘烈士鮮血滿地」。烈士的犧牲得有沒有價值,其實在於我們每一個人未來的路選擇點行。但願我們不會讓他犧牲的血白流。

怎樣也好,現在是一個哀悼崇拜,我不會在這裡呼喊任何口號。我只在這裡說出烈士他的最後心聲:

全面撤回送中,
我們不是暴動,
釋放學生傷者,
林鄭下台,
Help Hong Kong。
No extradition to China

願主親自接收他的靈魂,願他能夠在祢懷內得著永遠的福樂。

阿們。

【悼文】以死明志,哀悼烈士

2019年6月16日「哀悼禮拜」悼文

(原文節錄自熱血時報 – 致6.15殉國烈士悼文,承蒙作者允許本會使用並加以修改)

昨日,一名男子在金鐘太古廣場死諫。死前,他掛的橫額留下了他給我們的遺願,也是給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遺書。 他是為香港而死的。他是烈士。我們應為其悲壯而哀,也要為港共迫死一個香港人、斷送了一條生命而哀。

六月十日凌晨及六月十二日下午,港共濫暴,鎮壓示威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市民,六月十二日下午更開槍鎮壓,傷者不計其數,被警察扯走的男男女女受了多少侮辱更是不得而知。只知港共多管齊下,連日追捕涉事者,連受傷求醫者都不放過,當中不少人已陷囹圄。

昨日下午,林鄭月娥在政府總部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稍稍叫人鬆一口氣。然而,她卻堅持六月十二日期間警務人員執法是「理所當然,天公地義」,更贊成及同意警務處定性當日示威為「暴動」的決定。總的來說,林鄭月娥領導的港共政權取態就是「懶理市民意願,死不悔改,死不退讓」,縱使多名本港、外地記者追問會否引咎辭職,仍是不顧顏面,置若罔聞。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下午五時許,正式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宣布收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恢復二讀辯論預告。 如果……只是如果……林鄭月娥與一眾涉事高官在昨日下午鞠躬下台,承擔責任,那男子還需要死諫,以死明志反惡法嗎?很可能不會……不,是斷然不會!但死者已矣,一切都回不了頭。他是被迫死的。中共是殺人政權,現在港共也是殺人政權。

他是不該死的,不該死的……

圖:網絡